Categories
物流新聞

盤點:2019物流企業「問題」名單

“2019年可能會是過去十年裡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裡最好的一年。”美團王興在18年末發出如此感慨,未來無法確定,但過去可以對比。

回望即將過去的2019,物流業的艱難印證了王興前半句的預測,據統計,2018年整個物流賽道的投資事件218起,融資總額851億;2019年至今投資事件80起,融資總額258億,到年底估計也不會超過18年的一半。

資本寒冬之下,相當部分企業或破產清算,或轉型升級。

在此背景下,物流企業如何蝶變,如何避免走入誤區,是值得思考的問題。重壓之下,何去何從?

01、規模承壓,二線清場

可以說,從17年開始,快遞行業馬太效應就以逐步突顯,龍頭企業背靠規模將價格大幅度降低,中小快遞企業的日子開始過得艱難。

而整個18年,可以說是快遞行業整合的一年,通達系們紛紛加速轉運中心的直營率,重組升級。而除了一線隊伍的自我變革,更是有德邦快遞、京東物流這樣的行業巨頭跨界打擊,以至於到年底,快遞企業CR8市場佔有率達到了80%以上,規模的壁壘變得難以踰越。

終於,在19年春季,二線快遞們抗不住了。

1.如風達:轉型失敗

3月12日,如風達快遞宣佈:因戰略轉型,公司將暫停部分業務。15日,部分被拖欠運費的運輸代理商圍堵如風達總部大門,稱“包括管理層在內,大約三千人左右的一月份的工資至今未發放”。


脫胎於凡客誠品物流部門的如風達,一度因為自營模式擁有和京東物流相似的成長路徑而飽受讚譽,隨著凡客的掉隊,如風達也在向三方物流轉型。

現在看來,曾經一度齊名的兩家電商公司的物流平台,如今結果卻如此截然不同。

如今,如風達快遞的官方網站已悄然下線,而根據天眼查的信息顯示,北京如風達快遞有限公司目前已累計被執行人信息達到384條。

2.紅樓國通:沒抓住機遇

2012年,幾經易主、債務纏身的希伊艾斯快遞被桐廬“首富”、紅樓集團董事長朱寶良強勢接盤,更名國通快遞。

7年過後,國通快遞被曝出經營困難,嚴重虧損,目前已經全網停工。

根據國通今年3月底發佈的“停工放假通知”顯示,國通為恢復正常的生產經營做出了大量努力,但預計在未來仍將長期處於停工狀態。


雖然事後國通對此進行了否認,表示員工放假通知只是業務人事調整,而非被動關停,但這絲毫不能掩蓋加盟商圍堵總部的事實。

對此,業內人士評價道,國通沒有抓住電商發展帶來的市場機遇,也沒有實現與紅樓集團旗下優質資源的深度融合。從2017年開始,國通日均業務量就跌至四五十萬票,而且申訴率也開始居高不下,問題頻發。

3.全峰:盲目擴張

同為二線品牌,全峰並沒有像國通一樣墨守成規,相反,全峰還創造出“一小時直送”、“同城四小時達”等創新速遞服務,2016年,全峰的業務水平和綜合能力達到了巔峰,每天處理的快件數量超過100萬。

盲目擴張,總部與加盟商的矛盾激化,高管的出走等問題讓公司止步不前,2017年4月,全峰正式確認整體併入青旅物流集團。而在收購全峰之後,青旅物流相繼形成了六大事業部:快遞、快運、立馬到、e派、雲和冷運。青旅希望打造一個倉+配的閉環,即以同城配送業務(落地配、同城快遞快運、即時配)為核心,通過佈局雲倉供應鏈來延伸。

但在業內人士看來,青旅物流“什麼都做、什麼都買”的佈局會造成資金的不足。

果然,青旅沒有將全峰拉出資金短缺的泥潭,全峰也沒有加速青旅物流的腳步,今年5月,全峰將最後44輛運輸車按最低打七折進行出售,其結果也是讓不少人唏噓。

4.全一:多地區停擺

11月中旬,一份全一快遞廣州分公司《告客戶書》在網上流傳。該文件稱,公司最終的服務日期為2019年10月31日。原因是“基於公司業務轉型調整,部分快遞類服務模式將會發生改變”。

根據其員工透露,目前全一快遞大面積欠薪,全國多個地區已經停擺。

5.e棧:賣身豐巢

快遞行業在整合,依託快遞而生存的快遞櫃的日子也不好過。

今年4月18日,e棧向快遞小哥群發告別短信:“非常感謝您的一路支持!原e棧櫃機將在4月18日前停止服務,請小哥登陸微信e棧快遞俠小程序將賬戶餘額提現。”

快遞櫃虧損已是老生常談的問題,主要兩方面:一是營收,用戶不願為此付費,而快遞員支付的費用較低;二是成本,設備生產成本較高,同時投放點位租金較高。

據瞭解,e棧退出市場後,系統將併入豐巢,雖然小區還有e棧的櫃子,但取件信息將全部由豐巢進行通知。需要提及的是,豐巢也在虧損中。

02、品質之下,服務為王

如果說2018是快運企業起量的一年,2019就可以說是維穩的一年。

在整合快遞之後,資本又將戰火拉攏到快運市場,據統計,今年僅1月份,零擔快運領域就拿到超過20億元的融資,經濟環境遇冷看起來不屬於這個領域。

而從今年年初的口號看,越來越多的企業將客戶體驗、品牌、造血、質量之年等詞彙掛在嘴邊,當行業主體玩家已經過渡完增量層,向品質轉變的時候,還停留在“舊層級”的企業就免不了被淘汰的命運。

1.亞風快運:摘牌

8月23日,亞風快運股份有限公司發佈《關於公司股票被終止掛牌的公告》,公司於8月26日終止掛牌。

而據媒體爆料,亞風快運的“閃電達”、“國際件”等多項服務幾近停擺,同時公司還欠下了高達6000萬元的巨額債務。

今年3月18日,東吳證券發佈的《關於深圳市亞風快運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風險提示公告》顯示,涉及到亞風快運有關的被執行信息有5項、法律文書11項、法院公告6項目,開庭公告15個,存在賬戶被查封的情形。

同時上述公告顯示,亞風快運公司治理存在重大缺陷,且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等存在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的風險,持續經營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公司規模和員工數量大規模縮減,部分離職、在職員工均存在拖欠工資的情形,提醒投資者注意投資風險。

2.卡行天下: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11月初,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傚法律文書確定義務,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將卡行天下列為“老賴”,涉及金額54.03萬元。


其實早在8月,就有爆料稱卡行天下開始大規模縮減人員,這是繼此前拖欠員工工資之後,開始要求大部分員工自費出去清欠要賬或者休假拿基本工資,少部分留守已縮減開支。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卡行天下還宣佈引入菜鳥網絡、普洛斯、隱山資本的聯合戰略增資。希望在“小而散”的專線物流領域,打造並完善智能物流骨幹網。

3.遠成物流:瀕臨倒閉

遠成集團董事長兼總裁黃遠成曾在新年致信中表示:”2019年遠成將以供應鏈金融和信息科技有機結合,不斷修煉內功增強自身實力,深化合同物流的業務,推動快運網絡加盟的全面合作,提高信息科技的服務水平,重樹遠成的服務品牌。”

如今,在不到一個月內,遠成物流就有兩次因債務問題而“被申請破產”,而在11月5日傳出的,北京體育文化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接盤”遠成物流的收購事宜至今仍在商議。

在偏向於B端的快運市場,當一線企業通過規模打擊時,市場整合的速度會比快遞來的更快。

03、模式需對應時代

10月28日消息,據天眼查顯示,人人快送的運營主體公司——四川創物科技有限公司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而被法院強制執行。天眼查還顯示,該公司部分股權處於出質狀態,存在多種經營風險。

C2C模式的一大特點在於,訂單來源於個人,即單量增長仰賴於消費需求的爆發。其實早在2009年,“即時物流”概念就由點我達創始人趙劍鋒率先提出。

直到近幾年,隨著即時物流企業在外賣O2O、新零售以及快遞末端市場的進一步融合,各玩家才擴大其承載,向更多的生活服務場景靠攏。


作為第一家眾包物流企業,人人快送的模式在今天被應用廣泛,最大化利用社會閒置資源,提高配送效率,但早起卻因為快遞運營資質以及業務搖擺原因,人人快送錯失了最佳的發展機會,被其他玩家反超。

人人快送的落寞,未免有些遺憾。但換句話說,新業態的成熟需要市場、消費需求的呼應,以及政府對新模式的包容和規範。

04、生鮮不”鮮”

除物流企業外,我們在2019年還看到了新零售的退潮、生鮮電商的倒閉。近年來社區零售和生鮮市場快速發展,依託各類資本,市場曾火爆一時,但潮水退後,仍要面臨優勝劣汰。

7月底,社區生鮮電商“鮮生友請”關門閉店,負責採購的李暉認為:企業閉店的原因在於生鮮難以盈利、公司擴張太快、加盟返點太高以及老闆張知豪本人不相信職業經理人等各種因素相關。

8月30日,社交團購品牌十薈團和你我您宣佈合併,二者都是該領域頭部企業,合併後的“新十薈團”目標之一就是爭取生鮮銷售額長期佔比在一半以上。

近日,“生鮮電商黑馬平台”呆蘿蔔的由於經營不善引發暴雷也引起網絡熱議,而在此前,高瓴資本正準備對其進行2億美元投資。

過度依賴融資續血,野蠻生長後沒有精細化運營、不注重供應鏈優化等等問題,都是造成生鮮企業敗退的原因。

總體而言,對於這些以黯然離場的企業來說,遭遇的多是資金鏈斷裂、自身模式缺陷、打法不清晰等問題。而對於已經調整的企業來看,寒冬過後,未來仍有很多不確定性。即將將到來的2020年,物流行業該如何面對?又會產生哪些新10年的行業發展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