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物流新聞

[新聞] 京東蘑菇街合資公司「微選」關閉好店業務 轉型社區團購「鮮來多」

11月21日,微信社交電商平台微選正式發佈關於業務調整的相關公告。

公告中稱,由於微選主營業務調整,從好店業務調整到社區團購業務,遂通知各位好店商家,好店業務即將關閉,請需要退微選碼的商家盡快完成退碼事宜。

據企查查信息顯示,微選隸屬於杭州京美俊禾網絡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於2018年1月,法定代表人為魏一搏。官網顯示,為了使業務更加聚焦於水果生鮮,傳達更加鮮明準確的品牌定位,微選平台於2019年9月10日完成品牌升級,目前正式升級為“鮮來多·社區臻選”。

據瞭解,鮮來多是京東與蘑菇街共同成立的合資公司,依託於微信,專注微信社交電商新生態,擁有京東供應鏈的支持,並且先後得到了數輪投資,其中包括啟明創投、IDG資本、高榕資本、高瓴資本等。

鮮來多旨在基於社區場景,打造集“社區+社群+社交”為一體的社交電商新模式,專注於為社區提供高性價比產品及服務,線上建立微信群並完成交付,平台提供供應鏈、物流倉儲及專業售後支持,充分結合電子商務和團購模式的優勢。

2019年,鮮來多服務已覆蓋浙北、浙南、江蘇三大區,進駐杭州、湖州、紹興等多個城市。

Categories
物流新聞

黃崢和他的拼多多,自建物流這條路不好走

任何行業的企業都不可能一家獨大。黃崢也不會只簡單做一個純物流平台。說實話,拼多多自建物流這條路並不好走,或十分艱難。這場仗,黃崢不好打。

聲稱“不介入”物流的黃崢,就像當年強調不做物流的馬雲一樣。但兩者不同是,黃崢小心翼翼,馬雲步步為營。

有人用“始於拼團、興於下沉,盛於C2M”這句話來形容拼多多的發展。拼多多僅用3年時間就完成上市,它的成功絕非偶然,以農產品上行發家,挖掘阿里淘系、京東等電商平台未普及的用戶,是其異軍突起的破發點。這也是創始人黃崢在經歷過幾次創業當中,最成功的一次。

在大多數人看來,拼多多已經很成功,但黃崢知道拼多多在電商的發展中,始終缺乏“物流”這個基礎設施。因為只有拼多多通過網絡科技等技術力量將信息流、資金流、物流在自身平台進行整合才算是邁入成功大門的第一步,等待他做的事情還有很多。這也許也是黃崢之前稱拼多多是一家技術公司的其中一個原因。

於是,自2018年末拼多多在商家後台更新物流通知,到2019年3月推行電子面單,再到黃崢在2019年Q2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拼多多正在開發“新物流”技術平台,都在有節奏、按步驟的一步一步走。

從包裹、用戶活躍度數據來看,拼多多自建物流平台就像他們認為的是“水到渠成的事”。

據郵政局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277.6億件,同比增長25.7%。而2019年上半年,拼多多平台訂單量突破70億單,包裹量已超過2019年上半年全國快遞總量的25%。根據市場粗略統計,拼多多日均在3800萬訂單,京東日均訂單預估在1000萬左右,淘系日均訂單量超過8000萬單。

另外,拼多多2019年Q3財報顯示,截至9月30日的12個月期間,拼多多平台年活躍買家數達5.363億,較去年同期的3.855億淨增1.508億,同比增長超過39.12%,較上一季度淨增5310萬,創上市以來最大單季增長。淘系同期為6.93億,京東為3.344億。正在逼近淘系。


不過,物流方面自8月黃崢宣佈正在建立“新物流”技術平台至今,一直未有消息爆出或透露該項目的進展,財報也未涉及。即使億歐物流在與拼多多方面溝通詢問時,也是不做任何這方面的回答。

拼多多自建物流可不可行?

在億歐物流看來,可行。因為任何行業的企業都不可能一家獨大。黃崢也應該不會只簡單做一個純物流平台。但說實話,拼多多自建物流這條路並不好走,或十分艱難。這場仗,黃崢不好打。主要原因在於三點:

快遞市場格局
拼多多難切斷

拼多多是輕資產模式,相比之下阿里則是重資產模式,可就其本質,拼多多自建物流平台的形式還是與菜鳥起初如出一轍。拼多多自建物流體系對快遞行業有一定衝擊。但對於拼多多而言,現如今,已不是菜鳥當年的情況,物流快遞市場基本格局已定,該站隊的都已站隊,留給它的物流生存空間很是狹窄。剩下的黃崢可能看不上。

四通是阿里系,京東、拼多多、唯品會是騰訊系,順豐自成一派,就連郵政阿里也有投資。二三線快遞企業基礎設施、服務質量參差不齊,有的被兼併,有的或已倒閉,剩下的幾乎都在垂死掙扎。

第一、 阿里系:阿里是百世第一大股東,申通、圓通第二大股東,中通第三大股東。拼多多想要插手,實話說沒有希望。

第二、 騰訊系:拼多多雖是騰訊系,但京東有京東物流、唯品會品駿快遞也已被拋棄,牽手順豐,順豐又自成一派。拼多多想在此分一杯羹,大概率沒有希望。

第三、 拼多多因為其平台商品幾乎都是平價商品,毛利率低,所以大部分的物流還是隸屬於通達系在配送,少量的高端商品由順豐配送。即使有電子面單在手,物流配送的話語權可能比前高些,但不佔主導權。

第四、 二三線快遞:就像前文說的,黃崢可能看不上。再者,拼多多是輕資產運營模式,不可能投入資金入股二三線企業,去讓這些企業做休整,金錢、時間成本太大。

至於沒有明面上站隊,行事低調的韻達,拼多多機會也渺茫。韻達2019三季度財報數據不好看,經營效應不佳,雖然實現營業收入為86.99億元,同比增長160.04%,但淨利潤為6.59億元,同比下降32.81%。11月初有消息爆出‘阿里正在尋找入股韻達的投資機會‘。這使得阿里與韻達的關係更加微妙。

而近期,從物流行業內部消息來看,拼多多方面應該在秘密做計畫,接洽企業。有行業人士向億歐物流透露:拼多多想要接洽韻達,貌似被阿里截糊。

當然,大件快遞方面,德邦、優速這兩家企業機會還是可以的。

物流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則從另一個角度對電商物流市場格局作了分析,他認為阿里系、京東系和通達系是三大利益群體,而且格局日漸清晰。通達系成為電商物流服務的最大承辦集群,無論阿里、京東還是拼多多都需要通達系。這種情況下拼多多自建全鏈路的實體物流體系,應該不是合適的選項,更需要考慮搭建開放型數字物流平台及參投一些核心倉儲,即投資線上線下的樞紐型物流資源。

自建物流平台
短期內拼多多燒不起

自建物流平台是個資金投入大的項目。

以菜鳥為例,2013年馬雲建立菜鳥時,是聯合了阿里、順豐、三通一達、銀泰、復星等共同組建,該公司股權結構中,天貓投資21.5億,佔股43%;圓通、順豐、申通、韻達、中通各出資5000萬,佔股1%。

2017年9月阿里53億元人民幣增持菜鳥,股權從原來的47%增加到51%,並宣佈未來5年繼續投入1000億元。2019年11月,阿里通過增資和購買老股的方式,投入人民幣233億元(約合33億美元),持有菜鳥股權從約51%增加到約63%。菜鳥其他現有股東也參與了這一輪融資。

以上這些僅僅是資金的支持。除此,技術支持、研發人才、時間成本的支持缺一不可。當然,菜鳥雖是平台,但也建立倉儲,進行投資等,做重資產投入。拼多多想要打造輕資產的自建物流平台,錢也許沒有菜鳥投入大。可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各方面業績亮眼,但唯獨不賺錢,自我造血能力不夠。

由2019年Q3財報也可看出,拼多多第三季度實現營收75.14億元,同比增長122.81%,但淨虧損為23.35億元,同比擴大112.60%。處在不盈利階段。拼多多能否承擔得起長期的資金投入?黃崢會不會拉攏一些資方進行投資?

這一點不得不讓人想起京東物流,京東物流2007年成立,在2018年左右才勉強實現盈利,之前的投入都是靠京東商城作支撐。

拼多多生態圈
撐不起自建物流體系

互聯網的頂級競爭,就是生態圈競爭。

有行業人士稱,把生態圈作為互聯網商業的頂級發展模式,很有春秋戰國的味道。前有傳統企業被顛覆之鑑,互聯網巨頭也恐慌著被新生力量所顛覆,與其放任野蠻生長,不如將其納入麾下,也是一個重要考慮。大吃小,強並弱,最後形成行業中屈指可數的戰國七雄。

那麼,所謂生態圈,就是企業方為了促使自身在邊際效應極低的互聯網領域進一步發展,防範競爭對手,佔據有利位置,培育新盈利點的發展業態模式。其通過併購、聯盟、開放等形式,橫向進行擴張,縱向進行深化,建立起一個循環的商業競爭體系。是一個利益共同體。

在這個體系之內,各個協作企業往往佔據著互聯網相關的重要位置,他們不再各自為戰,而是有著共同目標,相互支撐、共生,形成一個完整的閉環。閉環是其重要特徵。

在楊達卿看來,電商物流市場基本形成兩大類型:一是阿里構建的菜鳥網絡開放性生態圈模式,以菜鳥聯盟結成集群協同,以資本和訂單為抓手結成生態共同體;二是京東物流和蘇寧物流為代表的自營物流模式,向垂直一體化供應鏈服務延伸。

目前,國內生態圈建設比較好的企業有阿里、騰訊,蘇寧、京東、美團等眾多企業正在忙碌構建。拼多多與阿里相似,因此以阿里為例,下圖是阿里生態體系中的一個部分:


虎嗅稱馬雲這些年,無論是做商流,還是物流,有個思想貫穿始終,按照阿里官方的說法,應該是平台或者生態思維。用個更通俗的話說,就是“輕資產”思維(盒馬是個例外),雖然今天的阿里已然是個龐然大物(所以他會說悔創阿里)。輕資產思維,其實必然意味著上下游資源的整合,內外資源的合作,這也非常符合馬雲的風格,我可以不是專家,但是我可以請專家來做。

而拼多多除了電商平台,及還有在建的物流平台外,並沒有其它領域的業務活動,例如超市、線下門店、生鮮、金融等。據瞭解,目前拼多多正聯合物流生態的合作夥伴,探索農產品上行專用電子面單的可行性,嘗試對農產品物流與普通包裹做區分,以進一步推動農村尤其是邊遠地區的農產品實現大規模上行。

這些很難支撐一個物流體系的長期發展,更談不上“生態圈”、“生態體系”,甚至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兒。但如果黃崢真的只想做一個純物流平台,那容易許多,平台僅是做一些社會閒散運力的聚攏、調配,及一些物流平台的入駐,用技術驅動各家平台降本增效。但這樣拼多多的話語權依舊較弱。

總之,擺在拼多多眼前的有兩條路,一條是純物流技術平台;一條是打破物流快遞市場現有格局的,以物流平台為切入點的物流王國。前者容易,後者難。後者如果運營不好,很可能步入唯品會品駿快遞的後塵。對於這兩條路的選擇,決定的是拼多多以後的發展與江湖地位,這步棋如何走,就看黃崢怎麼選。

Categories
物流新聞

為生鮮電商賦能:達達打響即時配送領域搶位賽

生鮮電商大戰中,物流是非常重要的一環。能否將生鮮產品在最短時間內送到客戶的手中,成為衡量一個生鮮電商好壞與否的重要標準之一。

在5月美團配送宣佈對外獨立接單後,餓了麼蜂鳥配送品牌在此之後也獨立了出來,由此即時配領域搶位賽正式打響。由此我們關注與京東到家合併後的新達達-京東到家,是否能夠憑藉其專業的眾包物流和靈活的商業經營模式在此次大戰中脫穎而出?

京東到家於2015年4月正式上線,作為京東集團旗下的O2O子公司為消費者提供社區超市配送服務和生活服務項目。達達2014年6月成立,7月獲紅杉資本(中國)數百萬美元A輪投資。2015年年底完成由DST和紅杉資本中國領投的3億美元D輪融資,估值突破10億美元。

2016年4月15日,雙方共同宣佈就合併一事達成最終協議。合併後,京東以京東到家的資產和京東集團的業務資源以及2億美元現金換取新達達約47.4%的股份成為單一最大股東。2018年8月,達達-京東到家完成了至今為止最後一輪5億美元的融資,由沃爾瑪和京東分別增持,累計融資金額超過了13億美元。

新達達-京東到家定位於“同城速遞信息服務平台和無界零售即時消費平台”。目前已覆蓋全國450多個主要城市,服務超過120萬商家用戶和超7000萬個人用戶;而京東到家也已覆蓋北京、上海、廣州等近67個主要城市,註冊用戶7400多萬,月活躍用戶超過3000萬。

從純“跑腿”業務到1小時電商平台最早同城配送只是針對公司文件遞送做“跑腿”業務。隨著電子化辦公速度的加快,商務文件佔比越來越低,順豐速遞的加入又分走一部分業務。

加上大部分餐飲O2O訂單被美團和餓了麼等外賣平台配送搶去了份額後,這讓單純只做“跑腿”業務的公司發展空間十分有限。在“跑腿”企業接到的少量訂單中大多為趨於高時效、碎片化、偶發性的個人即時配送需求,例如:小商戶的鮮花、蛋糕訂單、水果等。雖然單純的“跑腿”訂單越來越少,但整個即時配送領域仍然保持著非常高的活躍度,蘊藏著極大的發展空間。

例如,達達-京東到家現在做的就是基於眾包物流和移動互聯網協同作用的以商超生鮮為核心的1小時電商平台。現在,大型電商平台已經從線上向線下發展,而傳統的線下實體零售也在探索新渠道、新模式。達達就是在這個轉變過程中抓住了新的契機。達達—京東到家目前有兩塊業務,一塊是中國最大的同城速遞平台之一,另外一塊就是配送京東到家的商品。

他們另闢蹊徑選擇以中立的即時物流配送業務,與各家線下實體店合作。目前合作的對象主要是商業超市、藥店、鮮花、美妝等商品。達達創始人CEO蒯佳祺表示,“物流是一個特別接地氣的事,對於國家和行業是真正的基礎設施,支柱產業。如果能有優化改進,那對各行各業都會有很深刻的影響。

”看好及時配送行業,同類競爭對手強勁今年6月,收編於阿里系的餓了麼宣佈旗下的即時物流平台進行戰略升級,將原有的“蜂鳥配送”獨立出來升級成為“蜂鳥即配”,面向社會開放自身的即時配送服務。“蜂鳥的全面升級,不僅意味著它作為阿里本地生活的核心競爭力的升級。

”阿里巴巴集團合夥人、阿里本地生活服務公司總裁王磊表示,“這更標誌著本地即時配送行業的新一輪變革已經開始。”其最大的競爭對手美團也在北京召開發布會,宣佈“美團配送”全面開放給第三方,非平台商家也能夠直接使用配送服務。11月20日,美團旗下生鮮業務美團買菜也已經在強力推進市場,在深圳開設了首批9家線下服務站。

這是繼北京、上海、武漢之後,美團買菜第一次攻掠華南腹地。根據比達諮詢的調查研究,2019年美團配送、蜂鳥即配、新達達已經佔據了配送行業接近80%的份額。而隨著行業競爭的加深,預計擁有商流加持的三巨頭優勢會愈發明顯。與喜歡“收編”公司的阿里系不同,達達-京東到家繼承了騰訊系的“結盟”方式,選擇與各類實體店合作運營。達達在併入京東之後,不再侷限於餐飲外賣,而是率先開始與生鮮、日用品以及鮮花蛋糕實體店達成合作。

同樣通過結盟的形式,達達-京東到家還與沃爾瑪、永輝等大型商超合作,為其帶來了平均15%的銷售量提升。靈活的合作方式讓達達騎士在雙11和618等特殊時節,也能夠承接京東的快遞訂單,在訂單極大的時候,如何提升配送效率就成了關鍵。揀貨倉與AI人工智能助力物流配送此外,AI智能技術和雲計算也已經成為了電商大戰中的核心法寶。

在阿里收購餓了麼後,給蜂鳥即配帶來了強大的用戶數據賦能。目前餓了麼的數據現已全部嫁接到了阿里雲上,這也意味著,阿里的大數據將會給蜂鳥即配帶來更加強大的算力和運力。而達達-京東到家也重拳出擊,對“達芬奇”智能運力調控系統進行再次升級,加入了人工智能算法預合單功能。

例如:同事二人,在同一辦公室先後相隔10分鐘分別在同一家超市下單生鮮產品,這兩單貨還是會由同一個騎士配送。因為在接到訂單後,系統後台就自動開始合併訂單邏輯,立即對其周圍的其他用戶下單的收貨地、配送距離、運費等情況進行綜合分析。再定位到騎士的位置和其接單情況,將“順路”等有相同點的訂單合併,統一下發到商家門店進行揀貨,揀貨完成後再下發騎士一起配送。

該功能加入後,訂單揀貨環節效率得到提升,騎士配送里程平均節省30%以上。在這其中就用到了“蒼穹”大數據平台智能實時計算技術,系統以達達上線以來的業務數據、時空數據和行為數據等上萬億條信息作為基礎數據庫,並且對現有數據進行收集整理及實時分析處理。

為智能訂單分發系統和運力供需調控系統提供基礎數據支撐,還對門店流量、訂單、運力、商品、履約、評價等進行實時監控分析,實現騎士畫像、訂單評估、業務反饋、業務預警等動作。